疫情过后无聊经济能走多远


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直播因“宅家”再次显示了强大的“带货”能力。而与此同时,“云睡觉”“云蹦迪”等由居家隔离无聊而引起的“云上狂欢”,也在改变着人们的认知。

大家对直播都不陌生,特别是在防控疫情的当下,互联网直播起到了很多积极作用。在信息公开领域,直播让民众足不出户就能接收到最新疫情信息和防控知识;还有网友通过直播“云监督”武汉当地医院的建设进度。在经济生产领域,“直播带货”解决农产品滞销难题;更有企业选择在线上举行新品发布会,维持生产运营。在教育文化领域,直播教育打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,停课不停学让偏远地区的学生也能够享受到更多优质的教育资源。

但说到“直播睡觉”,很多人疑惑:如此无聊的直播内容为何能吸引这么多人看,还赚得不少?比如,一位主播三天“云睡觉”下来,粉丝从3万涨到了80多万,“睡后”收入7万多元。还有人打起了宠物的主意,不到三小时的“猫睡觉”直播有235万人观看,挣到价值1万元的打赏。对此,有人质疑,随着疫情结束,“云睡觉”“云蹦迪”等都会昙花一现,不再有市场。

有专家将这类直播称为“无聊经济”,指的是利用人们的 “无聊时间”和“消除无聊感”转化成经济效益的商业模式。事实上,“云睡觉”的类似现象在疫情前就已经出现,不过规模并没有现在这么大。比如,有人花费数十小时围观主播用多少根皮筋可以挤爆一个西瓜、围观大胃王吃掉数十倍于常人饭量的食物。应该说,“治愈无聊”本身的确有着一定的心理需求和现实因素,疫情的出现更加放大了人们的这种需求:线下无处可去、无处消费,线上花样不够、闲暇多到无聊,于是便在互联网上用真金白银打发时间和无聊感。从某种意义来说,“无聊经济”准确地抓住了人们当下的心理需求,并且拉动了人们的消费需求,对经济有一定的刺激作用。

但当疫情过去,人们不再那么“无聊”时,需求的下降也会导致“无聊直播”减少。对那些无聊到要去网上看别人直播睡觉的人来说,不如趁着在家中休息的时间多去充实自己。互联网发展的规律也告诉我们,如果内容生产者无法提供有意义、有营养的内容和即时互动,这些空洞的、无聊的直播终将被人们渐渐遗忘,并消失在互联网的大潮中。

上一篇:网易云音乐持续领跑中国日本音乐市场

下一篇:如何盘活江南水乡的水

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4810号